大力推动
大力推动

7月 01 2022

大力推动

会员们申请五万美元的百万圆桌基金会资助金,借以支持他们心心念念的组织,例如 Resources for the Blind、Appalachia 服务项目、家宅建设志愿者、儿童癌症协会、追梦服务项目和儿童癌症协会。

发布自 Matt Pais

涵盖主题

要在逆境中茁壮成长,肯定困难重重。一个眼睛看不见的婴儿。房子惨遭烧毁的一家人。与癌症顽抗斗争的孩子。这些困难之大,怎么形容都不为过。这让我们看到了,分别获百万圆桌基金会捐赠 50,000 美元全球资助金的三个组织,以及他们与三位百万圆桌会员之间建立的私人联系。两位获得援助的会员自身也承受着巨大的困难,他们的故事都反映出两人如何矢志通过志愿服务和慈善事业回馈社会。

Resources for the Blind

Linda Wong Choy 第一次带着自己 3 岁大的女儿 Kara 到 Resources for the Blind 学校时,立刻大受震惊:虽然与这位来自菲律宾 Manila(马尼拉)、拥有 15 年百万圆桌会龄的会员相比,其他父母的生活匮乏得多,但是他们仍然满怀笑意,对子女将来的机会感到乐观。

“竟然连他们都能这么开心,我很想知道背后的原因。”Choy 说。“我下定决心做得更多,而且我有能力为我的孩子做得更多。作为家长,我应该参与到组织里去。”

Kara 生于 1998 年,是个早产儿,早产了近三个月,体重不到 3 磅。随后,心脏直视手术并发症导致她的视力受损(早产儿视网膜病变),最终导致她完全失明。Choy 得以从 Resources for the Blind 社群中受益,也为之而作出贡献。

Choy 看到 Kara 在校外接受职业、物理和语言治疗后取得进步,于是她发起了一项早期干预 (EI) 项目,帮助将这些服务带给 Resources for the Blind 的各个家庭。她成功筹集资金,让七名儿童接受为期六周的治疗。另一轮募捐活动则筹得 10 倍资金,支持 20 名儿童进行为期 6 个月的早期干预。

20 多年来,Choy 一直帮助学校向盲童家庭提供资源,她向一个全国家长团体讲述她女儿在身患严重残疾的情况下屡创成就的故事。除了双目失明之外,现年 23 岁的 Kara 还患有轻微脑瘫和轻度自闭症,但她很健康,喜欢阅读、弹琴、唱歌、烘焙和吃自己最喜欢的甜点。“他们看到我能够帮助和鼓励其他父母,正如那些之前曾经鼓励过我的父母一样。”Choy 如此说道。

2001 年,在 Choy 的帮助下,视障儿童家长权益促进会正式成立。如今,这个促进会已经有超过 1,000 名会员,并通过每周的在线会议,将服务范围扩展至印尼、马来西亚和柬埔寨的父母和祖父母。

Resources for the Blind 运用百万圆桌基金会的资助金,为菲律宾各地的学生制作和分发盲文杂志,并为教师和家长提供培训。

ASP 免费为屋主建造节能新住宅,提供即时产权,帮助 Appalachian(阿巴拉契亚)中部地区的家庭缓解跨代贫困。

“我以前只想着有更好的房子、更好的车,希望过上舒适的生活。拥有一个具有不同能力的孩子是一段非同寻常之旅。”Choy 表示。“我很开心,因为生活纵然不如计划的那样,但却是您如何待它的结果。而且当知道自己并非孤身一人时,便会感到浑身充满能量。”

Appalachia 服务项目

是什么让一个 17 岁的孩子从原本害怕用锯,在一周后欣然接受“锯匠”称号?

答案是参与 Appalachia 服务项目(ASP);该项目专门为低收入家庭、退伍军人、残疾人和老年人维修及更换家居。由高中生、家长和其他志愿者组成的团队,前往美国中部的 Appalachia(阿巴拉契亚)地区,展开为期一周的项目。整个夏天,其他团体陆续到来、离开,一个接一个地完成整个项目。David R. Wilson,CLU 自 1989 年以来已经参与过 20 多间房屋的施工。那一年,他带着 14 岁的女儿去做志愿者。而今年,这位来自美国 Alabama(阿拉巴马州)Oneonta(奥尼昂塔)、拥有 24 年百万圆桌会龄的会员,将携自己的第四个孙子参与这个项目。

“您会看到所有孩子都变得奋发向上,而且这种好的变化远远不止维持一周。”当 Wilson 谈到志愿者时如是说。“孩子们花一整周的时间去做从未做过的工作,体验他人的生活,这真的能让他们的生活发生变化。”

每个团队通常有 5 到 8 人,负责筹集 5,000 美元的善款,用于购买食物和建筑材料。工程通常包括换地板和屋顶,使屋内的各个部分符合标准。

“您的房子可能不值 5,000 美元,但亲手修缮的房屋仿佛价值 50 万。”Wilson 说道。“我们的目标是建造更安全、更温暖、更干爽的家。”

Wilson 回忆起第一年参加时,他和团队一起帮助一位 80 岁独居妇女 Naomi 的情景。他们用支架撑起她的房子,拆除了腐烂的地板和后墙,安装了混凝土块作为地基和新的地板托梁。去年,他和团队帮助了 Kate 和 Casey 这对夫妇,他们是暴力行径的幸存者,每个月勉强支付 400 美元的租金,抚养着十几岁的儿子 CJ。除了修缮他们的房子,Wilson 和团队还为这个家庭募集了 4,000 美元,帮他们买了一辆车。如今这家人称呼 Wilson 和他的妻子为 David 爸爸和 Donna 妈妈。

ASP 将用百万圆桌基金会资助金为两位受助人建造节能住宅。第一位是 Beecher,他在越战期间曾在海军服役,后来又加入了菲律宾的海军陆战队。退伍后,他在一个矿井工作,结果却不幸沦为伤残;他和朋友住进了一辆面包车,后来搬到拖车里居住,拖车却有惨遭祝融。第二位受助人 Tonya 是一个寡妇,她的房子在 2018 年被火焰吞噬,之后她辗转住进了帐篷,后来则以一辆没有暖气和空调的拖车为家。

儿童癌症协会

从 2000 年开始,Jeffrey M. Owens,AIF 便将无数时间投入到儿童癌症协会 (CCA),从探望住院儿童,做到出任董事会要职 11 年。1999 年,他的女儿 Melissa 被证实患上霍奇金淋巴瘤。当时刚刚成立的 CCA 组织邀请 Melissa 参加他们的“追梦人”项目,用豪华轿车接 Melissa 和她妈妈去水疗中心享受一番,再请她们吃早午餐。

这位来自美国 Oregon(俄勒冈州)Clackamas(克拉克马斯)、拥有 32 年百万圆桌会龄的会员表示:“在经历痛苦的化疗和放疗之后,这个活动深深感动了我们。”“想到有这样一个组织将关心视作大事,我们决定自己也必须回馈社会。从那时起,我们也越来越多地参与其中。”

百万圆桌基金会资助金支持 CCA 的 JoyRx 项目,为与癌症斗争的儿童提供音乐治疗。欧文斯回忆说,正是这项服务让一个 16 岁的少女在音乐治疗师面前开怀欢笑歌唱、露出可爱傻气的表情——尽管短短的一周前,她的腿刚因癌症而被截肢。音乐疗法也解释了为什么一个 4 岁的女童向 CCA 董事会谈及自己癌症复发时会说:“没关系,至少去医院很好玩。”

“想想看吧。”Owens 说道。“她将面对无数药物和针头。那绝非趣事。但 JoyRx 项目的环境则让这件事变得好玩起来。”

CCA 和 Owens 正努力将项目从 Oregon(俄勒冈州)推广到 Texas(德克萨斯州)和 Massachusetts(马萨诸塞州)。他们的另外一个目标是在五年内建立 2,500 万美元的捐赠基金,为在全美范围的医院提供 JoyRx 项目而筹集资金。

“每个家庭都会受到癌症的影响。这只是早晚的问题。”Owens 如此说道。她的女儿在 CCA 工作了四年,多次在组织筹款活动上发表演讲,并参加了 Chemo Pal(化疗伙伴)项目;在这个项目中,成年志愿者会与正在接受治疗的孩子成为朋友,这样孩子父母就可以在医院外奔波办事或赚钱养家。“这个组织为生病的孩子带来快乐,并认真考虑长远上如何触及更多的孩子及其家庭。”

联系方式

Linda Choy linda_choy@manulife.com.ph

Jeffrey Owens jeff@bpgnetwork.com

David Wilson drwilson@ft.ny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