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in to access resources reserved for MDRT members.
  • 学习
  • >
  • 倡导早期意识和群体精神
倡导早期意识和群体精神
倡导早期意识和群体精神

11月 01 2023 / Round the Table Magazine

倡导早期意识和群体精神

乳腺癌检查和援助小组获百万圆桌基金会资助。

涵盖主题

2000 年,Tuty Effendy 30 岁出头,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当时有很多家人和朋友帮助她。然而,由于他们都没有相同的经历,来自印度尼西亚 Jakarta(雅加达)、百万圆桌会龄 1 年(2022 年)的 Effendy 仍感到孤独。

因此,在结识 Lovepink 的一位创始人后,Effendy 加入了该组织。自 2014 年以来,该组织一直倡导及早进行乳腺癌检查,并为确诊患者提供支持,今年还获得了百万圆桌基金会 1 万美元的全球资助。Effendy 于 2001 年 5 月治疗完毕,她说:“我向自己承诺,如果上帝治愈了我,我想与那些和我经历相同的人分享我的经验和才能。仿佛我所有的梦想都通过 Lovepink 实现了。”

2000 年 10 月,当她在新加坡接受乳房切除手术时,她收到了一本关于“乳腺癌宣传月”的小册子。在那之前,她从未听说过早期检查,于是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在过去的十年中,Effendy 发现印度尼西亚的妇女在确诊后往往会拒绝接受治疗和化疗,因为她们不想做手术,这导致癌细胞扩散。

Effendy 说,如果她过去能获得她现在所提供的支持,她也会有 Lovepink 所帮助的人那样的经历:“起初,她们感到害怕。”她重点提及了一位不愿接受化疗或手术的女性,“但在成为 Lovepink 的一员,听到我的真实存活故事后,她们看到了希望。”

小的开始

十年前,在 Lovepink 基金会注册成立之前,Effendy 就曾带领 50 人通过黑莓 BBM (Blackberry messenger) 进行沟通,为那些刚刚确诊的患者树立榜样。现在,她加入了多个 Lovepink WhatsApp 群组,成员人数多达二三百人。其中一个聊天室名为“战士”(Warrior),里面成员都是目前正在接受乳腺癌治疗的患者。另一个聊天室叫“幸存者”(Survivor),是为那些已完成治疗的人而设的。Effendy 在 2014 年至 2019 年期间担任该组织的秘书,负责管理行政流程以及与捐赠者和医疗机构等第三方的协调工作,并于 2019 年成为演讲者。她致力于为这两个团体提供支持,为大家答疑解惑并分享自己的治疗经验和副作用等。

Lovepink 的参与者通常是在朋友、家人甚至是在治疗过程中遇到的其他女性口中了解到这个项目的。由于 Effendy 的住所邻近 Jakarta(雅加达)的一家大型癌症医院,因此她经常会顺路去探望最近住院的女性。如果有独居女性无人陪伴,Effendy 就陪她们去做检查。提供精神支持是 Lovepink 的核心使命之一。同时,该组织还致力于通过有关自我检查和超声波检查的早期检查知识普及,在 2030 年之前减少晚期乳腺癌的发病率。

影响范围不断扩大

当然,Lovepink 的使命不仅是帮助个别女性,还要建立起沟通的桥梁,让大家携手互助,撑起整个女性群体。为此,百万圆桌基金会的资助将用于支持 Lovepink 计划,为经济能力有限的妇女提供免费超声波服务。该计划与印度尼西亚多个城市的医院合作,目标是帮助 1 万名女性。2022 年,约有 2,500 名女性接受了服务。这个计划是一个长期项目的延伸,仔细说来就是,放射科医生志愿者在粉红色面包车 (Pink Van) 上使用移动超声波设备,为不同的社区提供服务。

当 Effendy 协助培训有意做志愿者的 Lovepink 成员时(该组织的绝大多数董事会成员和志愿者都是乳腺癌幸存者),他们会接受培训,学习如何讲述早期检查的重要性,并与医生合作,在每个地区每天给 15 至 50 人做超声波检查。

同年,Effendy 和 Lovepink Pink Squad 的其他活跃成员也在努力传播他们的信息和服务,包括最近在印度尼西亚 Bogor(茂物)展开一项活动,连续五天帮助 100 名女性进行超声波检查。在每年十月的“乳腺癌宣传月”期间,Lovepink 都会举办“Jakarta(雅加达)粉红之旅”跑步或步行筹款活动,以及其他有助分享早期检查挽救生命故事的活动。

“我就是真实的例子,证明患上乳腺癌并不是世界末日。”Effendy 说,“只要意志坚定,好好治疗,您就能痊愈。”

联系方式

Tuty Effendy tuty.effendy@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