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in to access resources reserved for MDRT members.
成长的种子
成长的种子

9月 01 2023 / Round the Table Magazine

成长的种子

新任百万圆桌基金会会长 Lord 为组织注入投资和扩张精神。

涵盖主题

“如果在鸡尾酒会上,有人问我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是什么,”Andrew C. Lord,CLU、ChFC 说,“我会这样告诉对方。”

对于这位百万圆桌基金会的新任会长来说,这听起来像是在讨论他效力该组织时夸张的溢美之词。不过,我们也不难理解这位来自美国 New Hampshire(新罕布什尔州)Portsmouth(朴茨茅斯)、百万圆桌会龄 35 年的会员,为何会对百万圆桌如此赞不绝口。百万圆桌基金会推动了职业和个人方面的多项突破。

他在美国 New Hampshire(新罕布什尔州)Wolfeboro(沃尔夫伯勒)(人口仅 3,000)长大,在基金会的激励下,他开始亲身实践志愿服务精神。他的父母在家乡(父亲是七年级英语教师,母亲是学校护士)创办了一个社区临终关怀机构,并为一个青年团体和一个帕金森病患者组织提供支持。“他们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抱有坚定的信念,并致力于让我所在的小镇变得更美好。”他说。

Lord 的身体力行也激发了其儿子 Hunter Charles Thomas Lord,CFP 对加入金融服务行业的兴趣。现在,他的儿子已是会龄 3 年的百万圆桌会员,2009 年百万圆桌年会召开前几周,年仅 15 岁的他陪同父亲前往美国 Indiana(印第安纳州)Indianapolis(印第安纳波利斯)。在那届年会期间,这对父子志愿参加了基金会的一个项目,为一个残疾儿童营地修建操场,以及粉刷和修补围栏。“我和妻子 Nancy 一直致力于让孩子们参与体验,能够亲力亲为去做志愿者,是个想都不用想的决定。”Lord 说。

最后,在基金会的经历让他了解到其他百万圆桌会员的慈善精神。有些会员每周要花多达 25 个小时来做志愿者和帮助他人。而加入资助委员会的经历,则让 Lord 认识到,百万圆桌内部有很多人都在为世界各地的公益事业出力。“这是我一生中抱着最谦卑的心态去体验的经历之一。”他说,“我对百万圆桌会员的善心和付出充满敬意。”

强势开局

如果您认为 Lord 的志愿服务之路是刻意为之,那就大错特错了。在大学毕业的第二天,他就进入了金融服务行业。当时,加入专业协会是理所当然的事。于是 Lord 加入了百万圆桌,并在 1988 年首次参加百万圆桌年会时,立即对基金会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最喜欢的年会环节一直都是基金会的焦点。”Lord 说,“我单纯就是喜欢这个理念:一群人聚集一堂,大家齐心协力为伟大的共同公益事业尽一份绵薄之力。”

Lord 起初先在基金会展位捐了小额的善款。后来,在 Phonathon 期间,他开始增加捐款的金额和频率。尽管 Lord 在百万圆桌学到的知识让他的工作效率提高了十倍,但他现在认识到,自己太过沉溺工作,反而影响了人际关系。百万圆桌的全人理念和百万圆桌基金会的优先事项帮助他找到了平衡。“百万圆桌带领我获得的个人成长和发展,对我来说是无价之宝。”他说,“我很感激百万圆桌教会了我如何把握人生。”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百万圆桌基金会正好为他提供了回报渠道,帮助他更多地回馈社会。Lord 获得了百万圆桌基金会为 Seeds of Peace 提供的资助,他和家人支持该组织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人们参加在 New England(新英格兰)举办的夏令营。在夏令营期间,这些来自不同地区的营友参与了各种活动和对话,以增进彼此的了解,有效地“播下”他们可以带回所在地区的“种子”。

这笔资助让 Seeds of Peace 成为了 2004 年百万圆桌年会的慈善合作伙伴。

“我在捐款时种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Lord 说,“一开始有人建议我去申请赠款。小小的种子不断生根发芽,最终给他们带来了实质性的改变。”

Lord 在基金会的志愿服务始于 2013 年,当时他在资助委员会任职,在此期间,他不仅对基金会的价值观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也对百万圆桌提供支持的原因和审核过程有了更深的认识。在 2018 年加入百万圆桌基金会董事会之前,他还曾在财务委员会和企业捐赠委员会任职。

他说,参与度的提高源于晨间展示,他会在展示期间争取提升志愿服务在他生活所占的比重。因此,如果有人让我投入更多时间,我不用过多思考就会答应。

作为会长,他的目标是继续负责百万圆桌基金会的各项工作,带领组织走向全球(2022 年向 35 个国家/地区提供了资助),并希望打造更多元化的全球化团队,重点关注主要会员市场,包括亚洲各地的市场。Lord 说,要实现上述目标,组织要不断运用科技的力量,比如最近百万圆桌基金会取消了 Phonathon 活动,转而开展更多社交媒体主导的活动,如“百万圆桌捐赠日”,以及将资助申请表翻译成各种语言等诸多措施。

“无论是二维码、社交媒体还是其他方式,我们都要与时俱进。”Lord 说,“我们将利用组织的社群网络,继续深入基础工作,不断宣扬组织理念。”

Lord 还希望运用自己的组织能力,帮助基金会各委员会之间顺利进行每年的交接工作。“如果人们最终觉得自己完成了任务,他们的志愿者服务体验就会更好。”他说,“我们希望让这些人参与进来,并继续活跃在这一领域。”

因此,Lord 可以肯定的是,即便他的会长任期结束,他也不会停止参与。

“基金会最棒的一点是,我们乐于接受大大小小的承诺,我期待着在任期结束后继续积极投身其中。”他说,“我会根据他们的需求开展工作,从活动结束后的收尾工作,到打电话联系相关人士等,我全都愿意帮忙。我完全停不下来,这实在太奇妙了。”

联系方式

Andrew Lord andy@essential-plann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