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in to access resources reserved for MDRT members.
  • 學習
  • >
  • 倡導早期意識和群體精神
倡導早期意識和群體精神
倡導早期意識和群體精神

十一月 01 2023 / Round the Table Magazine

倡導早期意識和群體精神

乳癌檢查與援助小組獲批百萬圓桌基金會資助金。

涵蓋主題

2000 年,時年 30 出頭的 Tuty Effendy 證實患上乳癌,當時有很多家人和朋友幫助她。但由於他們都沒有相同的經歷,來自印尼 Jakarta(雅加達)、百萬圓桌會齡 1 年(2022 年)的 Effendy 仍會感到孤獨。

因此,在結識 Lovepink 的其中一名創辦人後,Effendy 加入了該組織。從 2014 年起,該組織便一直倡導及早進行乳癌檢查,並為確診患者提供支援,今年更獲百萬圓桌基金會批出一萬美元的全球資助金。Effendy 於 2001 年 5 月完成治療,她表示:「我向自己承諾,如果上帝治好了我,我一定要跟那些有著相同經歷的人分享經驗與才能。仿佛我所有的夢想都透過 Lovepink 實現了。」

2000 年 10 月,當她在新加坡接受乳房切除手術時,收到了一本關於「乳癌宣傳月」的小冊子。在那之前,她從未聽說過早期檢查,於是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在過去十年中,Effendy 發現印尼婦女在確診後往往會拒絕接受治療和化療,因為她們不想做手術,這導致癌細胞擴散。

Effendy 表示,如果過去她能獲得她現在所提供的支持,她也會有 Lovepink 所幫助的人那樣的經歷:「起初她們感到害怕。」她重點提及了一名不願接受化療或手術的女性,「但在成為 Lovepink 的一員,聽到我的真實存活故事後,她們看到了希望。」

微小的開始

十年前,在 Lovepink 基金會註冊成立之前,Effendy 便曾帶領過 50 人透過黑莓通訊程式 (Blackberry messenger) 進行溝通,為那些剛剛確診的患者樹立榜樣。現在,她加入了多個 Lovepink WhatsApp 群組,成員人數多達二、三百人。其中一個聊天室名為「戰士」(Warrior),裡面成員都是目前正在接受乳癌治療的患者。另一個聊天室則叫「倖存者」(Survivor),是為那些已完成治療的人而設。Effendy 在 2014 年至 2019 年期間擔任該組織的秘書,負責管理行政流程以及與捐贈者和醫療機構等第三方的協調工作,並於 2019 年成為演講者。她致力為這兩個團體提供支援,為大家答疑解惑,並分享自身的治療經驗和副作用等。

Lovepink 的參與者通常是在朋友、家人甚至是在治療過程中遇到的其他女性口中瞭解到這個項目。由於 Effendy 的住所鄰近 Jakarta(雅加達)其中一間大型癌症醫院,因此她經常會順路去探望近來住院的女性。如果有獨居女性無人陪伴,Effendy 就陪她們去做檢查。提供精神支援是 Lovepink 的核心使命之一。同時,該組織還致力透過有關自我檢查和超聲波檢查的早期檢查知識普及,銳意在 2030 年之前減少晚期乳癌的發病率。

影響範圍不斷擴大

當然,Lovepink 的使命不單是要幫助個別女性,還要建立起溝通的橋樑,讓大家攜手互助,撐起整個女性群體。為此,百萬圓桌基金會的資助金將用於支援 Lovepink 計劃,為經濟能力有限的婦女提供免費超聲波服務。該計劃與印尼多個城市的醫院合作,目標是幫助一萬名女性。2022 年,約有 2,500 名女性接受了服務。這個計劃是一個長期項目的延伸,仔細說來就是,放射科醫生志願者在粉紅色客貨車 (Pink Van) 上使用流動超聲波儀器,為不同的社群提供服務。

當 Effendy 協助培訓有意成為志願者的 Lovepink 成員時(該組織的絕大多數董事會成員和志願者都是乳癌倖存者),他們會接受培訓,學習如何講述早期檢查的重要性,並與醫生合作,在每個地區每日給 15 至 50 人做超聲波檢查。

同年,Effendy 和 Lovepink Pink Squad 的其他活躍成員也在努力傳播他們的信息與服務,包括最近在印尼 Bogor(茂物)展開一項活動,連續五天幫助 100 名女性進行超聲波檢查。在每年十月的「乳癌宣傳月」期間,Lovepink 都會舉辦「Jakarta(雅加達)粉紅之旅」跑步或步行籌款活動,以及其他有助分享早期檢查挽救生命故事的活動。

「我就是真實的例子,證明患上乳癌並非世界末日。」Effendy 如是說。「只要意志堅定,好好治療,您就能痊癒。」

聯絡方式

Tuty Effendy tuty.effendy@gmail.com